首页 资讯 关注 焦点 财经 企业 法制 图片 视频 全国

国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地方 热评

会宁籍80后作家柴广翰:重走丝绸之路,致敬《文化苦旅》

来源:互联网 作者:企划部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9-04
摘要:2014年在古城西安,为了一桩为会宁负伤农民工讨薪的官司,《白银周刊》记者联系了同为会宁乡党但在西安媒体界颇具影响力的《凤凰生活》主编柴广翰一同法庭旁听。他瘦巧的颧骨与坚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近视眼镜,镜片背后的眸子透射着刚毅和深邃。他的谈吐犀
会宁籍80后作家柴广翰:重走丝绸之路,致敬《文化苦旅》

2014年在古城西安,为了一桩为会宁负伤农民工讨薪的官司,《白银周刊》记者联系了同为会宁乡党但在西安媒体界颇具影响力的《凤凰生活》主编柴广翰一同法庭旁听。他瘦巧的颧骨与坚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边近视眼镜,镜片背后的眸子透射着刚毅和深邃。他的谈吐犀利而富有逻辑、充满厚重感,更多的是对于中国传统文化传承的忧虑和对于家乡教育的反思。

 

4年后,2018年8月,柴广翰作为“陕西英才一带一路万里行”团队的唯一80后青年作家代表,开始用自己的脚步丈量丝绸之路这条充满历史烟尘和文化积淀古道的时候,他或许自己都没有想到,在这个关于时代的大叙事当中,他的这个举动,一个80后青年作家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和滚烫的文字,为新丝路文化的传播正做着最好的注解,也为自己的人生写下了一个充满壮志豪情的华彩卷首语。

 

杂志主编、知名作家、民俗学者、书法才俊、网络大V……这些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集于一身的身份标签在柴广翰这里尽然是那么的变换自如。

 

从会宁大山走出去,到今天走到一个更具全国、全球视野的平台,整合各种高端资源采访了无数的政、商、文各界大咖,与全球思想者同行,他的成长蜕变充满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他自信的背后有哪些经得起风雨涤荡的沉淀?

 

 

地摊文学和人格重建

 

这位出生于“状元县”“状元社”《脊梁》的取材地——柴家湾的80后柴广翰身上,印满着童年求学时期“调皮捣蛋”且充满智慧的图景。虽然有上小学时的“不务正业”,用古文写检讨而博得学生满堂大笑的“囧境”,也有从一、二年级开始能熟背中央政治局委员名单的新闻“童子功”。那时候,在老师眼里, “这古文不可能出自你的手笔”!

 

小学和初中,他看电视的时候,总会做笔记。而且十几年的春晚他一年没有落下的全记录在了本子上。高考时候,他曾用三种字体写作文:隶书写标题,行书写题记,启功体写正文。现在回忆起来,他对文学和书法的热爱也源于小时候的成长经历。

 

高一时候,柴广翰发表在《作文报》上的一篇文化随笔成了他文学创作的最初动力。这篇文章和当时出演电视剧《宝莲灯》而红极一时的沉香扮演者曹俊的文章出现在同一个版面上。很长时间,因为版面上“甘肃•柴广翰”与“上海•曹俊”的并列出现让他内心的喜悦绵延了好几个月。

 

高中时期,他的大部分时间用在了两件事,一是研习别人的作品;二是向全国征稿的报纸期刊投递稿件。“那个时候几乎每个月都能收到从全国各地邮寄来的稿件刊发通知和获奖证书。”高中三年,柴广翰累计有几十篇文章见报。

 

“地摊文学”可以说也是影响柴广翰后来对文学大厦自我建构的重要因素之一。高中,一个富有朝气且叛逆的年少时期,学校门口地摊上的书籍反而成了他最珍贵的精神食源。也因为挚爱读书,和地摊卖书的老板没少“摩擦”。一本10元钱的书,他总是买了又换,换了又看,看了又换……每次,他总是以满书错别字、满纸文不对题为由达成“换书”目的。采访中,他坦言:“就是为了多看几本书,而且那时候看书的速度很快,一本书差不多一两天就看完了。” 

 

 

于文化滥觞处,却顾所来径

 

四年的湖湘求学生涯无疑让柴广翰从农田的绿色方块真正走进了书斋的白纸方格。

 

“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湖湘是中国文化的滥觞之地,文学湘军也在中国文坛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他说,湖湘有着太多的文化基因。特别是我所在的这所“载过王昌龄的歌谣,飘过沈从文的绝唱”的学府自然给了我写作的丰厚土壤。

 

有一次,他和同学喝完酒后,为了给划拳喝酒正名尽兴写下的散文《寂寞三君子——从练书法、拉二胡、划拳看艺术的相通性》被选入2011年邵阳市高三大联考 “现代文阅读”试题,占分值12分,同时一同作为现代文阅读入选的还有中国散文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文学系主任林非的《询问司马迁》。

 

所以文学创作给他的梦想插上了腾飞的翅膀,也使他的梦想更加的接近现实。

 

作为新闻科班出身的柴广翰带着相机走遍了大湖之南的山山水水。为了做好每一期节目,他们深入农村报道下层人民的疾苦、他踏着黎明的脚步,手中紧握着话筒和纸笔;他披着星月的黑夜,肩上扛着沉重的摄像机。深入基层,蹲点采访,倾听百姓心声,展开田野调查,充分发挥新闻媒体人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纵然浩无涯际,纵然艰苦跋涉,纵然风号雪舞,纵然骄阳似火,柴广翰一刻也没有放弃过作为媒体人梦想的追求。2012年担任湖南广电旗下大型专题片《余晖托朝阳》的撰稿,该片在湖南省第十二次关工委主任会议上播放,得到了中央关工委主任顾秀莲在内的在场领导的大力肯定。

 

2013年为湖南省怀化市旅游局撰稿的大型旅游宣传片《醉美怀化》在中国•怀化第三届“三古”文化旅游节暨海峡两岸文化旅游交流月活动开幕式播放。

 

2014年,由柴广翰总撰稿的大型人文纪录片《寻访华夏飞山庙》由湖南广电联合重庆、湖北、广西、贵州多家省级电视台和传媒机构摄制,该片在2014中国•飞山文化旅游节开幕式首次播放,得到了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历史研究所副所长王震中的大力称赞。

 

 

且擎千秋笔,书我风华史

 

柴广翰是西安知名的媒体人。作为国内最年轻的80后人物大刊主编、资深媒体人,他深耕财经和文化领域,擅长人物深度报道。先后独家专访过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刘震云,商界思想家、万通控股创始人冯仑,著名影视演员张嘉译,著名影视演员左小青,凤凰卫视《风云对话》主持人傅晓田,奥运冠军秦凯,影视演员杨紫嫣,百合网联合创始人慕言,通灵珠宝CEO沈东军等知名人物。作为记者,他与文化名家以及行业大佬谈笑风生。他用冷静的笔触审视他们,讲述一个个文化精英背后的故事,试图探究这个国家的文化底蕴,究竟是如何沉淀下来,又是如何一代一代传承下来的。

 

柴广翰专访凤凰卫视著名主持人傅晓田

 

尽管,严肃的新闻写作已经逐步被边缘化,但他仍然保持着一个新闻人的初心,写出一篇篇有影响的深度报道作品。比如《莫迪的中国经》《人性观察者》《 从战地记者到“东方淑女”》《 杜特尔特的访华“突围”之路》《 国民党最艰苦的候选人》等等。他无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有自己的追求,试图通过一篇篇新闻报道,改变些什么。 

 

在新媒体刚萌芽的时代,他义无反顾地投身其中,成为最早的一批先行者。几年的精耕细作和不断探索,让他成为了新媒体领域多个头部大号的创始人。他有着近乎猎豹一般的新闻敏感度,这种素养与生俱来。当别人都在绞尽脑汁如何制造一篇爆款文章的时候,他在思考如何制造一个新的话题,别人的爆款靠时间和运气,他的爆款只有想做和不想做。都说男人三十而立就有了标签,而之于他,你似乎很难定性,或许用“折腾”最为准确,他总是在不断创新,不断铸就新的自己。

 

作为大陆80后新史记体传记写作的活跃人物,其代表作《史记•鲁迅传》《史记•郎平传》《史记•陈忠实传》《尕护山赋》《西商赋》《正和岛长安宣言》等在中国辞赋界引起巨大关注,通过新媒体传播在全国掀起了一阵“古文热”。中华辞赋家联合会主席、中国新赋运动第一发起人潘承祥如此评价:“予观夫斯书,洵本朝之寡见也!以文言行文,已然别开生面,全非今人作派;又紧扣时代脉博,聚焦重大事件与人物,堪称匠心独运,好评如潮;且自出机杼,大放厥词,成一家之风骨,领一时之风骚。史之为务,申以劝诫。彰善瘅恶,树之风声。以文化人,润物无声!” 

 

 

重走丝绸之路,致敬《文化苦旅》

 

所有的微不足道抑或伟大雄浑都在某个历史节点形成一个聚合力。

 

西安,古丝绸之路的起点。从这里开始绵延甘肃境内的3000里的丝绸古道谱写了一曲历史的绝唱。远去了驼铃阵阵,河西走廊在历史时空成了一条中华大地上的神秘“纽带”。千万文人墨客、考古学者在这里留下了和“丝绸古道人”一样厚重的脚印。

 

柴广翰,《文化苦旅》的忠实读者,举笔定向,走向广袤、深邃、粗犷且有细腻的河西走廊,再闻驼铃声,再捧扬沙,再写属于他抑或这个新时代的《丝路苦旅》,那天他们出发了。

 

7月22日,由陕西省五家机构联合发起的“陕西英才公益扶贫走一带一路‘大篷车’文化交流畅享丝路文明”活动正式拉开序幕。本次活动第一阶段全程途经丝绸之路国内段陕、甘、青、新疆共计94个市县,可谓点多、线长、面广,为写作和思考提供了丰富的文化土壤。

 

作为这个队伍中的唯一媒体代表,柴广翰肩负重任,除了做好本次活动的重头文章《一带一路文化考察报告》之外,他还要梳理构建新时代的“文化苦旅”。这是他一直以来的初衷,也是梦想。

 

关于这次重走丝路的初衷,柴广翰如是说:“丝绸之路在我心目中其实是三条路。首先是一条地理之路。地理意义上的丝路呈现出地球上除海洋之外沙漠、高原、雪山、戈壁、草原、绿洲等几乎所有的地貌地形,这种壮美与神奇难道对一个青年作家没有吸引力吗?其次这是一条历史之路。在两千多年中华民族波澜壮阔的历史长河中,这条道路一次次承载了我们民族最初的梦想和滋养输送了最旺盛的多元生命,我是研究《史记》的,读过遍数最多的也是《史记》,所以司马迁笔下的这条路一定要走一次。第三这是一条心灵之路。我心灵的马车早在很多年以前就已经对于远方蠢蠢欲动,因为远方于我,是永远也无法拒绝的诱惑,这是一条足够远的路,是一条我心灵的天路。”

 

这次重走一带一路,有它很特殊的一个方面就是深入基层,走进大山,和散落在丝绸之路上的那些不曾走进大众视野的文化碎片对话,古今对比,勾勒或廓清“新”的丝路“苦”旅。

 

“余秋雨当时在参观了一些散落在中华大地的文化景观后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文化忧伤,所以自然有一种文化人的叩问与追思。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文章有一种浓厚的人文情怀。”柴广翰说。

 

而柴广翰在两年前已经开始了《丝路苦旅》的写作。

 

柴广翰续写《丝路苦旅》是对《文化苦旅》的致敬,因为在余秋雨的笔下,那里也有一个青年作家对于古老民俗的文化忧伤。

 

来源:华夏文明导报白银周刊

责编:蓝乙人


责任编辑:企划部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焦点 | 财经 | 企业 | 法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7 中国飞龙联盟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47199号-1

地址:广西南宁市良庆区五象大道 联系电话:15277855311 联系QQ:874965480 新闻邮箱:8749654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