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焦点 财经 企业 法制 图片 视频 全国

食品

旗下栏目: 科技 教育 通讯 食品

地衣,美丽的土壳郎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 作者:蓝永秀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24
摘要:瑶山里受水冲积的盘状斗笠大小的岩石上,每年五六月的夏雨季,常常生长着一种白里透绿的青苔,瑶语叫做土壳郎,和木耳类似,木耳是从木头上长起,而石耳是石头上长来。土壳郎土名叫石耳,学名叫地衣。

                         地衣,美丽的土壳郎
 
   作者简介:蓝永秀,男,瑶族,生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期,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贡川乡人。作品散见于《南宁日报》《红豆》《文史春秋》《鸭绿江水电报》《传奇传记》以及《大化文艺》《寿乡》等刊物上。著有《绝恋伊甸园》(30万字)、《大艾绝唱》(20万字)和《带着我的文学与贫穷,拐着富翁去流浪》(30万字)长篇小说三部,作品集《不长锈的路》(含短中篇小说、散文在内,合30万字)一部。
 
   瑶山里受水冲积的盘状斗笠大小的岩石上,每年五六月的夏雨季,常常生长着一种白里透绿的青苔,瑶语叫做土壳郎,和木耳类似,木耳是从木头上长起,而石耳是石头上长来。土壳郎土名叫石耳,学名叫地衣。
  百度里说,地衣是真菌和光合生物(绿藻或蓝细菌)之间稳定而又互利的共生联合体。真菌是主要成员,其形态及后代的繁殖均依靠真菌。也就是说地衣是一类专化性的特殊真菌。传统定义曾把地衣看作是真菌与藻类共生的特殊低等植物。
           

  几阵春风吹绿了荒山头,几阵夏雨掏洗了山岩石,叮咚鸣欢的山泉水,啾啾鸣涧的小鸟们,咩咩叫笑的山羊群,无一不在雨后晴明的山岗上秀欢颜。这时,山仔们背个篓子,跟风上岗,一块又一块的岩石上奔上跑下,捡觅着土壳郎。一片片一朵朵肥大若耳、青绿透亮的土壳郎,捡满背篓后,下得岗来,来到山泉边,把土壳郎一一去杂洗净,又摘来一大把山间石隙里长着的香葱,一并洗净,跟着土壳郎背回家。是晚,架起大锅,烧上猪油,倒上土壳郎翻炒,再撒上切有指节长的香葱,一锅香喷喷的土壳郎菜就算大功告成了。
   那年头,那荒月,在绝望的石头上,捡着希望的土壳郎炒熟炒香,像山珍海味地吃下去填饱肚子,实在是一道难得的美味佳肴和风景线!自从离开家乡去读初中后,就与这美味佳肴无缘了。后来,生活日子不断好起来,岩边石上的土壳郎任生任灭,再也无人去理睬它。
  今年盛夏,县庆三十周年前夕,受邀参加在外工作的文化人士故乡采风行。会议期间,趁空偷闲地跑回了一趟山家看望老妈妈。那是个阴雨晴停的午后,雾霾笼罩的山间,只听闻叮咚的山泉声、鸟儿山羊子的欢叫声和牧羊人的山歌声,其他风景若隐若现,耳际间神秘地环响着王维那“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的声音……

                 
 
   踏着王维的诗声走进了家门,几个撒欢的孙子漾开笑脸来接我给他们有备而来的糖果,唯独不见八十一岁的老母亲……几个小孙子边吃着糖果边说:“这个,这个,留给老奶奶!”
   到底小孙们揣摩出了我的心事,告诉我:“老奶奶听说二爷爷您回来了,背着小篓子上山去了。
   抚摸着大哥几个懂事小孙子的头,玩味着他们的话,想起母亲的小背篓,隐隐地感觉到今夕我将要与童年的某个“玩伴”发生大撞车!
   雾霾褪尽了,夕阳返照着美丽的群山。小孩推着单车出门来,在通屯公路上欢乐地骑行着。母亲背着小背篓,手里还握着一把小香葱,健壮地踏过满门的夕阳金光,满面微笑着向我们走来……
  大嫂煮了一锅“金皇后”苞米粉的黄金粥,老母亲炒了一锅香喷喷的土壳郎。久违的土壳郎香,就着一碗碗黄金粥,填暴了我那四十年来不再沾过土壳郎香的肠胃……
 
                                                      编辑:席野蓦 金穗儿

责任编辑:蓝永秀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焦点 | 财经 | 企业 | 法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7 中国飞龙联盟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47199号-1

地址:广西南宁市良庆区五象大道 联系电话:15277855311 联系QQ:874965480 新闻邮箱:87496548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