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焦点 财经 企业 法制 图片 视频 全国

国际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地方 热评

日本著名诗人高桥睦郎诗集在中国出版

来源:中国东盟传媒 作者:编辑部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8-24
摘要:日本著名诗人高桥睦郎诗集在中国出版 杨然/文 中华卫视四川讯 最近,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在北京大学联合举办日本著名诗人高桥睦郎作品研讨会,祝贺高桥睦郎在中国出版中文版诗集《让我们继续沉默的旅行高桥睦郎诗
 

            日本著名诗人高桥睦郎诗集在中国出版
       
                      杨然/文

    中华卫视四川讯  最近,中国诗歌学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在北京大学联合举办“日本著名诗人高桥睦郎作品研讨会”,祝贺高桥睦郎在中国出版中文版诗集《让我们继续沉默的旅行—高桥睦郎诗选》,获悉此事,我非常高兴。

    2011年8月8日,在“第三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 高峰文化论坛”,我聆听过高桥睦郎发言。我在随笔中记载:日本诗人高桥睦郎“用俳句式的短语”发言,田原翻译。他说:诗歌到底是什么?究竟是什么?我回答不出来。正因为如此,我每天坚持写作。如果为寻找诗歌而写诗,那么,我应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寻找诗歌的过程中,作者、读者双方都是诗人。

    他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诗人的印象,很深刻。
    8月10日,在“《大自然畅想》诗歌朗诵会”,我再次聆听到高桥睦郎的声音。我在随笔中记载:日本诗人高桥睦郎《信》,有含义:“写信,给你写信/可是,在我写信时/明天读信的你,尚未存在/你读信时/今天写信的我/已不复存在/在尚未存在的人/和已不复存在的人之间的/信存在吗?”我想起了洛夫《子夜读信》:“读镜中你的笑/如读泡沫”。诗人的触须总是很别致、很独到、很细腻啊。

    那年10月,我编辑《芙蓉锦江》总第11期,在“第三届青海湖国际诗歌节作品选辑”栏目,发表了高桥睦郎三首诗。
时至今日,每当翻阅他的照片,总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非凡的诗人内在美的力量。
杨然2018年8月23日记于义渡苑


 
 
附:《芙蓉锦江》总第11期《(日本)高桥睦郎的诗》
 
    高桥睦郎(Takahashi Mutsuo),1937生,日本当代著名诗人、作家和批评家。生于福冈县北九州市。21 岁出版处女诗集《米诺托,我的公牛》。之后相继出版诗集和诗选集27部、短歌俳句集9 部、长篇小说3 部、舞台剧本 4部、评论集13部、随笔集9 部。作品被翻译成各种外国文字,在美国、英国和爱尔兰等国出版有数部外语版诗选集。2000 年,因涉猎多种创作领域和在文艺创作上做出的突出贡献,被授予紫绶褒章勋章。
 
《死去的少年》
 
我是不懂得爱的少年
从恐怖的幼年时代的尽头
突然掉进幽暗的深井
黑暗的水之手扼住我纤弱的咽喉无
数冰凉的锥子闯进来
戳死我像鱼一样濡湿的心脏
我在所有的内脏中花朵般鼓胀
平行地越过地下水的表面
不久,从我大腿间稚嫩的角上
长出无依无靠的芽
用细弱的手爬过沉重的土地
总有一天,一棵像苍白面孔的树
会在疼痛的光下摇动
在我心中
我想得到与影同等的光
 
《信》
 
写信
给你写信
可是,在我写信时
明天读信的你
尚未存在
你读信时
今天写信的我
已不复存在
在尚未存在的人
和已不复存在的人之间的
信存在吗?
 
读信
读你的来信
读已不复存在的你
写给尚未存在的我的信
你的笔迹
用蔷薇色的幸福包裹着
或者浸泡着紫罗兰的绝望
昨天写信的你
在写完的同时
是放弃存在的光源
今天读信的我
是那时没有存在过的眼睛
在不存在的光源
和没有存在过的眼睛之间的
信的本质
是从不存在的天体
朝向没有存在过的天体
超越黑暗送到的光芒
这样的信存在吗?
 
读信
昨天不存在
今天也不存在
遥远明天的他读着
没有今天的昨天的你
写给没有昨天的今天的我的信
接受着蔷薇色幸福的反射
或者被紫罗兰绝望的投影遮住
不存在的人
写给未曾存在的人
另一个未曾存在的人眺望的光
从无放射到无折射后,
再投向另一个无
光所越过的深渊
它真的存在吗?
 
读书人和书刑》
——致草森绅一
 
自从人类发明了文字 发现了意思
人间的罪恶和世界的不幸  就开始了
为了解无知时代的无辜和清福
只有一味地读书 不断地读书
所读的书籍摞到了顶棚
再接着堆积  侵占了墙面
吃饭的地方 睡觉的空间
都被书籍占领 迅疾消失
在几十个几百个书塔的细缝中
坐下 抱膝 在膝盖上继续
读读书没有黑夜  接着读  也没有白天
读书没有昨天  不断地读 也没有明天
一边读一边消耗  一边衰弱
明明知道 总有一天 会倒下  死去
认为是自己想出文字  造出书籍的人
书刑就是惩罚自己 把自己埋葬
如果忘记了在林立的塔的对面  还有烧着的水
不  是塔坍塌下来  没法去取
烧干了的水壶下面 煤气的火焰
引着了堆下来的书
如果燃烧起来 那是最好不过了
书塔着了 文字砖瓦堆也着了
人类的原罪和世界的病巢 会熊熊燃烧
头发稀疏的脑袋里 依稀幻想着这种场景
依旧读着 读着 为了阅读而读
即便以这种状态死去 以这种情形燃烧
也要膝上放着书 保持这种状态读下去
读也好 烧也好 书都只会繁殖
书塔会继续长高 继续林立
爬出地球 爬出银河系
爬出膨胀的宇宙 所以要不停地读
 
                                              (编辑:中国东盟传媒 翻译:田园)
责任编辑:编辑部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焦点 | 财经 | 企业 | 法制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7 中国飞龙联盟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47199号-1

地址:广西南宁市良庆区五象大道 联系电话:15277855311 联系QQ:874965480 新闻邮箱:874965480@qq.com